发展论略——物种发展和自然发展

!--newstime--]    来源:泛洲网
    一

    物种发展


    物种发展是自然文明的内在发展,是人类文明的基本发展;物种的平衡、持续发展,是自然文明发展的内在要求,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基本条件。我们研究发展问题和致力正确发展,就不能回避物种发展问题,就必须进行物种研究和保护,设法推进物种良性、健康发展。物种是生物的分类和基本的种类;物种发展就是生物的分类和种类发展。物种是由同类始祖演变发展而来的,物种是生物继续进化的依据和基础。每个物种都有自己的本质决定性,都有自身的发展规律性;不同的物种,都按照其本质和规律进行演化发展。对物种的认识,人类仍处于初始阶段;对物种发展的认识,人类尚处在朦胧状态。我们谈论的物种发展,尚属顺应物种本质、规律的物种自在发展,这距离人们想象的促进物种自觉性、持续性发展尚很遥远。

    那么,人类为什么要关注、研究和推进物种发展呢?我们认为主要原因有两点,一是由于人为的、自然的、物种的原因,物种发展陷入了困境和危机;二是人是世界文明发展的主导者,人类有责任确保和推进物种的健康、持续发展。可见,作为物种的一员,人类利用掌握的科学方法和正确手段,帮助物种走出困境和危机,走向健康和持续发展,应是理所当然的,势在必行的。不过,人类作用的物种发展,始终是一种外因性物种发展,物种的真正发展内因是其本质性和规律性。有鉴于此,人类在促进物种发展上,只能遵循物种的本质性和规律性,而不可有丝毫的主观随意或恣意妄为;否则,不仅不能促进物种健康持续发展,反而还将造成重大的人为性物种危患和物种灾难。

    广义的讲,物种发展是包括人类、动物、植物、低级生物等物种的发展;是人类、动物、植物、低级生物相互促进、相互制约的发展。物种的发展,首先是人类的发展;人类发展的如何,至关着地球物种的发展。事实证明,人类必须结束野愚状态,必须走向文明阶段;这是因为,野愚人类已造成了严重的物种破坏,甚至使一些生物绝种,并导致某些生物链条断裂。这种状况和态势,是非常严峻的,是极其危险的。只有文明的人类,才会停止物种破坏,才能进行相应补偿,才可以推进物种的平衡、和谐与繁荣、发展。毫无疑问,在人类健康、持续发展的同时,动物、植物和其它生物,也应得到健康、持续的发展。

    世界上的物种尽管多种多样,表面上看有的物种之间毫不相干,但实际上世界上的物种是一个既相互促进、又相互制约的生物链和生物圈。这就是说,任何一种物种的存在与发展,都以别的物种为前提条件,并都为别的物种生存发展创造必要条件;人类与各个物种间的关系,尤其是如此。所以,人类必须珍爱任何一个物种,正确对待任何一个物种,而不能随意毁坏它或试图改变它;毁坏一个物种,或从细胞、基因上改变一个物种,都会引起生物链条断裂和生物规律、生物圈的破坏,甚至引发多米诺骨牌式恶性连锁反应。在生物和物种发展上,人类应当慎用科学技术,而不能急功近利、唯利是图的滥用科学技术,更不能任意改变、破坏细胞、基因和生物、物种。客观性、独立性、依存性、多样性,是生物的基本属性,是物种演化的基本特性,人类必须尊重这些属性和特性,而不能无视和违背它;确实这样,世界上的生物、物种才会客观的、独立的、依存的、多样的演进发展。

    虽然物种发展是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,但不同的阶级、社会,在认识和对待物种发展上可谓是天壤之别。资产阶级及其资本主义社会,虽然口头上高喊生物科学和物种保护,但实际上却是破坏生物和损毁物种。在资本主义唯利是图生产、穷奢极欲消费,特别是帝国主义野蛮征服和战争摧毁下,包括人类在内的生物遭到空前的肆虐和杀戮,不少物种生灵涂炭或断根绝种。极为惊人的是,资本主义、帝国主义为了一己私利,竟然损害别国、他族和人类的利益,不断对别的国家实施生物入侵、生物破坏,并且丧心病狂的密造生物、基因武器,密谋生物、基因战争,使别国生物安全和地球物种安全,遭到严重伤害和面临灭顶之灾。

    人民阶级及其社会主义社会,以取代资本主义为己任,以健康持续发展为使命;社会主义发展,是殷鉴资本主义错误发展的正确发展,是开辟新的发展道路的持续发展,在社会主义公有制、计划性发展下,人民阶级有能力处理好人类社会发展与自然物种演化的关系,有智慧实现好人类社会文明与自然物种繁荣的有机统一。只是由于社会主义暂处低谷和发展劣势,这些优势条件和理性自觉,尚没有得以重视和发挥。当然,一些步尘资本主义的国家,无视物种发展,并造成严重的物种破坏,却是另外一种性质的事情;出现这种严重情况,正是追随资本主义的恶果,背离社会主义的结果,对此,人们应当有所认识和区分原委。只有这样,人们才会在社会主义走向上,致力人类社会与自然物种的和谐、持续发展。

    物种发展,有其内在规律和必然轨迹,甚至一种生物的产生或消失,都有其客观性、自然性。鉴此,人类在对待物种发展上,必须遵循物种演化的内在规律,必须顺从物种演进的必然轨迹,并为物种发展创造良好的外部条件。严禁一切伤害和杀戮野生物种行为,积极防治物种间的干扰和破坏,使物种按其客观、自然要求,平衡、和谐、繁荣、持续的发展。

    作者:窦中达系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科研部主任、学术委员会副秘书长,龚建光系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特约研究员,邹燕红系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特约研究员

责任编辑:董勇_GD020